首页 > 焦点资讯 > 气功不是伪科学
2015
09-28

气功不是伪科学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 蔡益鹏
天讲这个题目,我是要为气功正名。气功的名声在最近一段时间好像受到点歪曲。有些人在批判法轮功邪教的时候,把气功特别是气功的外气认为也是伪科学,放到里面批了。其他的如特异功能啦,甚至对人体科学都有些怀疑。这个问题涉及到科学家的世界观问题。比如说,我们在今天看待新事物的时候,是按照我们的老框框来认识它是不是科学,还是从实践出发,去考究,去钻研,然后达到是肯定还是否定的目的。如果不经过这一步而仅仅依靠我们已有的一点科学知识,去评头论足,那就不光要造成对个人来说是错误,而且对事业对科学的发展也会造成一种阻力。气功研究领域现在就是这种状况。
近20年,国内气功研究,不管是在气功的习练上,还是在气功的具体应用如祛病健身方面,以及在气功的科研方面,都有很大的进展,这是一个大好形势。少数人误解,把它当作伪科学去批判。在近一段时期,气功进入一种低潮。我接触到的一些人问我,你这么大年纪怎么还碰这个东西。影响之大可以想象。所以,今天这个题目,是在为气功正名。我是从科学的角度,用我们新看到的,实践的,为科学认识气功进行一些研究,提供一些依据。必须先正名,然后才能开展对气功的研究。否则谁也不敢靠近它,你要去研究都有思想障碍,气功怎么向前发展。
二、气功就是用意念调动机体内环境的自稳态
大家知道,有个“望梅止渴”的成语,是说曹操当年带领军队走到一个没有水的地方,士兵渴得很,曹操说前面有个梅林,到那里可以摘梅子吃。士兵听了后口中都流出酸水了,于是暂时解了渴。古代人都知道,怎么样用心理调动生理。当然巴甫洛夫后来用实验的方法论证这个东西,指出这就是条件反射。狗听到铃声或看到食物,也能引起内脏反应,就会流出唾液或胃肠蠕动,这说明大脑皮层可以控制内脏。后来几十年在苏联发展起大脑皮层支配内脏学说,这个学说对人类认识自己也是很重要的,在医学上有很大贡献。
为什么今天我们要搞气功,实际上还是用大脑皮层去调动你的内脏。有人长时间练功以后在健身方面出现明显的效果,甚至在一些难治的疾病里看到了明显的效果。气功的渊源是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在一定时期同中国的宗教特别是道教有一定的接触,有一 定的结缘,所以,现在一些气功师还愿意说在某山中修炼,给人一些神秘的色彩。气功调动意念的形式是各种各样的,你意守这儿,他意守那儿,但最主要的还是用意念调动机体的功能,特别是机体的内环境的自稳态。疾病常常是机体的自稳态的失衡,通过习练气功能够重新把它调整回来。大脑皮层要调动我这个胳膊,那很简单,而大脑皮层要调动我的内部自稳态,而且不是一星半点的,就不是那么容易,要经过相当时间的积累,最后才能看出一些效果来。
三、中国人用气功创造了世界抗寒奇迹
近几年,我们国内在利用气功锻炼提高人的耐寒能力研究方面取得了很多成果。我是怎么接触气功的呢?就是因为我是槁冬眠研究的,研究低温生理的。搞气功的朋友在涉及低温生理问题的时候,接我去看一看。他们觉得,你是搞低温生理的,你觉得可信了,那就可信了。我也愿意去看看,看了后才确实认为这不是假的。这里,我先介绍一件往事。我的老师赵先生是科学家,基础科学的科学家,在80年代初期,赵先生同他的老同事,也是好朋友的冯德培教授,上海生理所所长,也是当时生理科学协会的理事长,国际知名的神经肌肉生理学家,他们在饭桌上“打起架”来了。我作为一个学生在他们旁边听着。赵先生说,特异功能是靠得住的,我也亲自去检验过,我觉得可信,你不信去考察一下。冯先生说,我不能去,变戏法我看得多了,我哪一个也不能识破它,搞不清它是真是假。今天的特异功能叫我去看,我也肯定还是识别不了他是真是假,但是人们会说,冯先生都看到了,把我的名子也挂上去了。不行。
冯先生到去世之前也没听说他改变对特异功能的看法。冯先生对特异功能的态度影响到生理学会里的一批科学家。由此可见,一个权威的学者,在这样的问题上由于主观上、认识上的问题会影响到这个学科的发展。今天在气功研究上同样存在这个问题。
我今天想通过从1997年开始接触气功耐寒的问题,谈谈我对于气功耐寒问题的认识。从1997年到现在一共有106人(次)参加了我们的生理低温的锻炼。这些人不是东北边疆来的,也不是长年做冬泳的人,就是仅仅依靠气功的锻炼,达到能够在一20℃左右的冷库里待120分钟,最多的待5个小时!这让你不能不深入地去研究它。把人的这种潜能开发出来,对于我们极地的工作(我们现在南极有人,北极也有人),对于我们的部队在高寒地带保卫祖国会起到很大的作用。我们的部队如果经过这样好的锻炼,我想他们在战场上会打更大的胜仗,而且少损伤。
1992年到1998年,前后做了多次测试,我把这些测试列成一个表。开始时是少数,一两个人。1994年,是一个工人,在冷库里待了140分钟。1997年的一次,我参加了,那是在北京大钟寺做的,由航天医学所的几位工程师,专门做测量,从人体体表的温度测量深入到胸部的温度测量,被测试的17个人,学习功法9种,有12个男的,5个女的。他们上午150分钟,下午再来一轮,一天在冷库里面待了4个多钟头,这是我第一次参加他们的活动。我到冷库里面去,看看他们究竟发抖不发抖,看他们是否都坐着,摸他们皮肤的体温。1998年在陕西的一次,33个人,都是学员,练一种气功操。他们在冷库(温度是一22.5℃)里待的时间是三百多分钟,5个钟头,创造了世界吉尼斯纪录。1998年在山东,这次我参加了,很有特色的是辟谷耐寒。所谓辟谷是顶多喝点水吃点水果,不吃粮食,然后练功。在练功的基础上来检验耐寒的能力。他们呆在一24℃左右的冷库里,他们里面许多人是康复的病人,年纪最大的是一位79岁的老太太,还有好几个是患类风湿的,还有子宫癌的,都是通过练功以后康复了。他们把辟谷耐寒作为检验他们练气功所达到的水平的一种方法。在冷库里两个钟头都坚持下来了。那时天热,我穿着衬衫,我进去,过了一会,我说我得出去,不然我要感冒了。一24℃,确实很冷。一个钟头左右,我又进去,进去大概有10分钟的样子。然后到未了结束的时候又进去。我自己感到我是受不了。因为我没练过气功。我看到他们在那里静坐或者站着,出来以后呼呼发抖,这个现象从生理学上可以解释。
要特别说一说的是长白山南练禅的“赤身雪埋”,我去参加了的,是在1999年1月,三九天。那时雪好深的,我们找了一个地方,树林的边上,然后测量了雪的温度。那天气温接近一10℃,温度计插下去半尺深的地方是一11~12℃,接近一米的地方是一15℃。在这个条件下,把雪挖开,南练禅坐到里面去,穿个裤权,雪埋到脖子,过了40分钟,我们赶快把他挖出来,一看没事,毫无问题,这个也是无人做过的实验。
1997年冬天的一次实验,参加实验的17个人的年龄我统计了一下,20岁至30岁的一两个,30岁到40岁的还是少数,大部分是40岁到50岁的,个别的是60岁以上。不是说年轻人能顶下来,老年人顶不下来。都顶下来了。
通过上面介绍的情况,作一个简单的小结。通过气功来测试耐寒,我们看到的是这些人不是靠长时期对冷的适应,而是单单靠气功,这是第一条。第二,功法各异,前面介绍的一次试验就有9种功法,证明不同的功法都能练出耐寒功能来,也就是说气功尽管各派各家,但都有它的共性,共性表现在能够提高耐寒能力上。当然,气功还有别的效应,我们没有去研究,至少在耐寒的问题上看到了不同功法的共性。第三,就是男女老少对于气功都是合适的。气功所调动的是基本的生理的内稳态的问题,因为体温调节是生理里边最重要的内稳态之一。只有36度一37.5度能够保证机体生理活动正常,超过这个界限生理活动就会表现异常。可是在冷冻到体表这样一个温度条件下没有一个被冻昏了的,也没有一个事后出了毛病的,可见气功是调动了他们的自稳态的能力。这个自稳态究竟通过什么机制来达到这样的效果,这是个需要研究的问题。还有个问题,就是练好了以后的后效果究竟能保持多久。我问过钱俊时老师,你过半年、一年不练,你还能不能耐低温?还没有一个人说我两年不练,还能有这功能,这是终身本事。究竟练了多长时间具有了耐寒能力,耐寒能力能保持多久,这个问题我要研究。
健身,耐寒,我们在不少的气功活动里面看到过,它还有一定的祛病的能力。既然它有健身祛病的功效,那么,我估计它能调动人的免疫系统。因为这些人的病是各式各样的。练气功普遍都有一定的疗效,那至少说明是一种非特异的免疫的机能,不是说仅对某一种病,而对各种疾病经过长期练气功都有一定的效果。中国人利用气功的功夫创造了世界上抗寒的奇迹,这种耐寒能力有重大应用价值。
四、气功增强耐寒力的机制是我们研究的新课题
关于气功增强耐寒能力的生理基础,还值得我们去深入探讨。去探讨什么?就是气功究竟调动了什么生理因素,提高了他的耐寒能力。这对于我们搞低温生理的、搞基础生理学的人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这是我们以后要研究的问题,也即是最近我们正在和北京中医药大学合作申请的课题,我们是作为一个基础理论课题申请的,即人体的耐寒能力为什么通过气功修炼能够实现,这是什么机制?前面说的那些实验,人出来后,我们来测量,这些人的体温都在35度以上,更深部的体温至少在36度以上,所以这些人没有出问题。
我刚才说了,他们出来以后吃晚饭,站在大院里面,一个个在那儿发抖。开始,他们问我这是为什么,我想了想,原因是这样:在冷库内体表是血管收缩的,到外面以后,体表血管开始舒张了,体表血管一舒张,体循环带来的热血就把这个地方的冷带到体内去了,短时间身体内的温度下降,下降引起这样的反应。因此,我们要设计一个题目,来研究气功为什么能耐寒。到目前为止,我们考虑到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就是气功的共性,到现在为止,我是这么理解的,也查了一些书,国际上也是这么认识的,认为这是一种松驰反应。为什么松驰反应会带来这么样的效果?所有的气功都包含松驰反应,我认为这是它共性的东西。我们叫气功,国外叫mindfu1ness meditation。它把它叫超脱静息。练气功时注意力集中在某一个问题上或某一个信号上。气功师首先叫你放松,再放松,我学过两天,最主要的,我就学了一个放松。我认为,各种功法各有它的特点,它的姿势也可能是站着的,也可能是坐着的,但它最终要你放松又放松。国际上把它叫做松弛反应。我们研究气功,首先要研究松弛反应。这是大脑皮层活动在主观意志调动下形成的一种特殊的状态。其次,气功涉及了免疫机能,许多气功都在进行一些慢性病治疗,而这种治疗的过程都是长时期的,长时间练功逐渐逐渐看到效果,练得时间越长效果越能看出来。因此,我们考虑,这里有一个长时间的对于免疫机能的加强的作用,恐怕要涉及松果腺素就是褪黑激素的问题。松果腺素应该是我们深入一步研究气功耐寒机制的一条线索。另外一个,在我们目前看到的,气功可以增强耐寒,又能够提高兔疫功能,把这两个要加到一块去,在一个功法里要接触到这两个方面,可能会比较困难。90年代的生化书里面已经接触到这样的东西,我查了查最近国外的文献,其中介绍说他先把老耗子和小耗子体温降下来了,结果老耗子不如小耗子,老耗子耐寒能力相对的差。但是,给它们注射了腺苷脱胺酶以后,结果老耗子、小耗子都提高了耐寒能力。进一步我也查到书上,Adenosine deaniinase先天的缺乏症的人必然是免疫缺乏症。这东西的机能是两面跨的,既是提高产热的东西,同时它又是兔疫机能很关键的东西。也就是说,这个东西不管是先天的也好,后天的也好,如果这个酶缺乏的话,就会带来免疫缺乏症,严重的病人就是放在隔离的消毒房间里,不能接触外界的病原体。因此我们也打算从这个方向下手。我们既考虑到它的共性,它是一 个松弛反应,又考虑到它是免疫机能,又考虑到它是一个抗寒能力。我们很希望有兴趣的研究生参加这个课题。
五、不给外国人当后勤,我们有本事自己干
最后简单讲一点,国际上对这个问题的研究从90年代以来已经很时髦了,在神经科学百科全书(书中的词条都是一些权威学者写的),其中有一篇是写松弛反应的,这样说:“松弛反应是当受试者在安静环境中处于松弛状态时引起的一套综合的生理变化,如闭着眼,进行着一种重复的思想活动,被动地忽略使其分心的想法等。”
这些行为,与一些生理变化有关,它们包括氧耗、心率、动脉血压、呼吸率的降低和动脉血中乳酸的减少。此外,骨骼肌血流有轻度增加,脑电图的慢a 波的幅度加大。所有这些变化与睡眠或静坐时报告的那些变化不同。也就是说练功不是让你坐在那儿睡觉,也不是让你简单地静坐。它有一整套的超脱、沉思,也就是说各种功法让你放松又放松,它要把你思路集中到某一点上去,意守这儿,意守那儿,即所谓调心,调意,就是把大脑皮层里干扰你的东西全都赶掉。这种修炼是把大脑皮层带到一个新的境界里面去,这时候就给你的大脑皮层带来许多新的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的许多反应。在这里面有一段值得探讨,说:“在经常引起松弛反应一个月之后,实验组的血浆去甲肾上腺素水平在对分级应激中大大地升高。”反复地诱发松弛反应,导致血浆去甲肾上腺素水平提高,而这种提高并没有反映在习功者的血压上面,你去测量他的血浆中的儿茶酚胺水平比常人要高,但是他们心跳、血压,并不像激动时血压升高、心跳加快,不是那个反应,相反是低。因此,气功状态所调动的状况不是我们平常的激动反应,尽管在血液里面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水平大大提高。这对我们后来看到的气功的反应有什么影响呢?这是我们很值得注意的东西。
国外对于东方的传统医学现在比较相信了。最近一期的《中国人体科学)里边有这么一段外论里边的话,它提到几个问题,一个是接受科学新观念四步曲,这很形象。它说第一步怀疑论者断言该新观念破坏了科学法则(我们现在有些人就认为气功是破坏了传统科学法则).肯定是不能成立,它因而被拒之科学大门之外。第一阶段可持续几年,甚至于几个世纪不等。要看这个观念对传统方式挑战的程度。第二步是怀疑论者极不情愿地承认该新观念是可以成立的,但是贬低说,他不太感兴趣,认为这种效应极为微弱(会有这一天,反对气功的人说气功的效应本来是有点,但微平莫微)。第三步,科学界的主流开始认识到该新观念不仅是重要的,而且其作用巨大,影响之广泛和深远超乎以往的想象。第四步就是原来对新观念不感兴趣的那些怀疑论者抢着宣告他们是首先提出新观念的。今天那些骂气功是伪科学的人早晚会有第四步的一天。
下面我再介绍两段,这两段是美国人的看法,一个是OTA,美国的技术评估办公室,他说,1989年初,就心理学研究现状(他们认为气功都是特殊心理学)写了一份报告,其结尾写道:“很清楚,特殊心理学必然受到来自传统科学的阻力,问题在于该领域如何能从科学共同体更为宽广的范畴里改善其处境,使获得公平听证的机会(就像我们今天做这个正名工作),让更多的人能来听到这个声音,使个人好恶不再妨碍对其进行客观的评估,最终结果是正,是负,处在两者之间,看来值得该领域加以考虑的。”
另一段是:“1995年,美国中央情报局委托的研究院(AIR)审查了属于机密的由政府支持的美国情报局应美国国会的要求进行的特异现象的研究,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统计学家丁乌茨是两位首席评审员之一,其结论是:“所审查的统计研究结果,远远超过可希望的概率值,那种认为这一结果是由实验方法的局限所造成的猜疑可以断然排除,那些与这一政府支持的试验结果相似的效应,也在世界各地的实验室得到了重复,这种一致性决不能轻易以所谓局限或欺骗来否定它。鉴于今后的实验应该集中在理解这一现象是什么机制以及尽可能的加以利用,单纯地着眼于提供证明而继续实验是多余的,收效不大。”也就是说,对这样一些特异的东方的传统的东西,现在不再是相信不相信的时候了。美国人现在己提出了要深入下去,要探索它的实质问题。现在这些事实摆在这里,就像我们看到的,气功耐寒是不是事实,是多少人身上、多少次重复过来的。那么为什么还要说它是什么伪科学呢?现在不再和你争论这个问题了,而是要研究下去,找它的机制。我想这个事应该由我们中国人来做。前不久,我接到一位美国人的信,他说现在美国国会用7.5亿美元在研究这个问题。他们现在是到处找不着门,他是有钱没有人敢来应,他说我愿意跟你合作,说我们带着人、带着钱到你这儿来。他们认为他们有钱就什么事都好办了。我对他说,我们有力量的时候我们自己干,我们不愿意给外国人当后勤,我有这个本事,有了钱我们要自己干!
(本文是今年3月20日蔡益鹏教授为研究生讲授《气功不是伪科学》的讲课内容。张向真根据录音整理,已经本人审阅。)

#p#副标题#e#

原载:中国气功网:http://www.chinaqigong.net/xueshu/1.htm

最后编辑:
作者:admin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